一个漂亮女孩的回忆﹕毒品终结了我的花季

2019-10-14


【6月22日讯】昨天上午﹐中国女检察官协会的10余位理事在北京市强制戒毒中心视察时﹐面对着200余名年轻秀丽的女戒毒人员﹐感到了深深的惋惜。一名嘴角时常挂着浅浅微笑的女孩娓娓道来的经历﹐使每个听者都感到了她心中痛苦的挣扎和对健康生活的强烈向往。

“第一次接触毒品是1992年﹐当时我才17岁。”25岁的阿蕾第一句话就令记者吃惊不已。“那时我在深圳实习﹐每月挣600元港币外加600元人民币﹐我不知道该怎幺花手里的钱﹐听朋友说抽海洛因挺好玩儿的﹐感觉无聊的我就试了起来﹐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。”阿蕾脸上的笑容总带有一种讨好的内容。

据北京晚报报道﹐后的8年中﹐阿蕾时抽时戒﹐伤透了父母的心﹐也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。去年春节前﹐又一次经过戒毒的阿蕾来到北京。“有一天我去买东西﹐忽然一个外地人在我走过时轻声问了我一句﹕要粉儿吗﹖那一刻我所有的决心和誓言转瞬间都崩溃了﹐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包。”

就在这时﹐阿蕾认识了在银行工作的小伙子阿武。“他对我真的挺好。为了帮我戒毒﹐今年春节从大年三十晚上到正月十五﹐他一步都没离开我。我打心眼儿里想戒﹐可就是没一次真能戒成。难受的时候我用刀片割过手腕﹐送到医院后缝了7针﹔憋得受不了时我有过从3楼阳台上翻下去找粉儿的举动﹐还用烟头儿在手腕上烫了9个疤痕﹐当时一点儿都不觉得疼……”在这次进了戒毒中心后﹐失望至极的男友很快与原来的女友结了婚。“要不是我沾上了毒品﹐他也许会再选择一下的。”阿蕾的声音里充满了颤抖。

4月初的一天﹐阿蕾又一次到“老地方”买粉时﹐被跟蹤而至的民警当场抓获﹐并被送进了强制戒毒所。“进来后我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﹐近10年我花掉了三四十万﹐要还在外面说不定就离死不远了。有时我也想﹐出去后假如有人再把那种东西放在我面前﹐第一次我肯定会坚决地拒绝﹐并且转身走开﹐可第二次﹑第三次呢﹐我真的不敢想……出去后我只想找一个能离开这种环境的地方﹐最好一辈子都别再让我看见这种东西了。”也许阿蕾讲的故事中不乏虚构的成份﹐但愿她眼神中透出的惶惑与渴望都不会是假的。


   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扩展阅读
立法院的藏宝图
立法院的藏宝图

听到立法院,许多人除了想到立委和法案,或许第一印象还有立委在会议间的咆哮或肢体冲突。其实立法院除了是...点击了解…

立院三读 共谍纳外患罪 最重判死刑
立院三读 共谍纳外患罪 最重判死刑

刑法外患罪章修正重点王定宇:共谍不再轻判 保护台湾国安民进党立委王定宇说,刑法外患罪章自一九三五年...点击了解…

穿潮衣就不善良?「掉钱包」实验颠覆你印象
穿潮衣就不善良?「掉钱包」实验颠覆你印象

如果你在街上捡到一个装了现金财物的皮夹,你会怎幺做?知名YouTube频道DennisCeeTv日前...点击了解…

这对父母PO出「孩子穿比基尼」的照片发出寻人启事,网友惊呆疯
这对父母PO出「孩子穿比基尼」的照片发出寻人启事,网友惊呆疯

孩子失蹤家长当然很担心。6月18日下午5点左右,西安一名小男孩走失了,家长到处寻找无果,连忙求助「公...点击了解…

中共救市满月 多方评说股市格局
中共救市满月 多方评说股市格局

中共出手救股市到8月6日已经整整一个月了,大陆独立评论人士老徐日前在微博中发文表示,中共救市现在也就...点击了解…

傅恆:与警察国家狭路相逢
傅恆:与警察国家狭路相逢

仅列近期一些新闻,北京雷洋捲入不明不白的警察抓嫖,最终身死,事件如何没有结束;兰州大学生拍摄警察执法...点击了解…